我揍了宝宝

卧室关着门,我躺在床上在京东买了几本书,平常宝宝都会让我放下一切陪她玩,不会让我看手机超过1分钟,但这会儿却安静。

 

说实话,一整天陪着宝宝,有的时候确实有些烦,但安静下来,反而有那么一丝丝轻微的担心,就算在家里也总想要确认她在哪里,这样才放心。

 

于是我喊了一句:“宝宝!”

“哎”,宝宝奶声奶气回应了一句。

每次听到她回应的时候,都觉得很甜蜜,感觉心都要化了。

 

原来她在门外,我开门,发现她蹲着,旁边一片水渍。

不过我马上知道,那不是水渍,是尿。

宝宝注意到我看着她和旁边的地上的尿,她轻声的笑着说:“别看我”,宝宝笑起来眼睛弯弯的,很可爱。

可能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也怕我针对这件事情批评她。

 

我问她,谁尿的?宝宝不应我,光着屁股跑开了。

“宝宝,你是不是尿在地上了,这样是不对的!”我语气明显有些生气,宝宝更不理我了,旁边的姥姥和妈妈也注意到了这件事情。

妈妈上来也用严厉的语气呵斥着。

“来,自己尿的,自己擦掉”,我补了一句。

宝宝藏到了一个角落里,并语气坚定的说:“不”。

 

于是我进行了和宝宝第一次对话,大概的意思就是:一直不是尿到马桶里面吗?现在怎么尿到地上,这件事不对的,那么你现在要自己擦掉这些尿尿。

我的本意是要让宝宝养成自己做错事情,自己承担责任。

但是无论怎么说,都不管用,宝宝的意见很坚决。

接着我和孩子妈妈轮番上阵给这个3岁的宝宝讲道理,

但还是无济于事。

 

讲了几次道理,宝宝感觉到爸爸妈妈不高兴,求抱抱。

我们的态度一致,不擦尿尿,不抱,也不高兴。

于是宝宝开始哭,我们坚决让擦尿尿,宝宝甚至歇斯底里。

孩子姥姥这时看不下去了,要上手去擦,这也可能是大部分家长的做法,何必和一个孩子较劲呢?

 

我和孩子妈妈意见比较统一,如果宝宝不想做的事情,只要一哭就可以解决,那么就会给宝宝形成负反馈。

 

于是我们决定继续“较劲”下去。

讲道理,举例子,奖励,吓唬各种该用和不该用的招数都用上了,

持续了应该有20分钟,无果。

 

我突然想起来之前在某处看过的一个理论,宝宝可能是因为爱面子,不想承认错误,不想在众人面前屈服。

于是我关上门,屋里只剩我们两个人,

我看着她的眼睛说:“宝宝,你这次可能是玩的忘记了,不小心尿在了地上,没关系,现在擦掉就可以了,或者爸爸和你一起擦。”

宝宝继续摇头,并且又开始哭了。

她哭的时候我不说话,安慰,哭的时候是没法沟通的。

等到缓和之后,再沟通,

还是无果。

 

孩子的妈妈听到我解决不了,把我赶出去,用同样的招数,也不行。

 

这时我们两人有些崩溃了。

 

我又进去了卧室,让孩子妈妈出去,想起了《正面管教》里面的和善而坚定,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发怒,和善而坚定的解决问题。

 

下午还需要出去办事情,疫情影响,下班时间都较早,

并准备带宝宝一起走,但“尿尿事件”没有处理完,就不能走,我们心里有些着急。

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小家伙还是继续坚持着,无论我们怎么沟通,

小家伙只做两件事情:哭和不擦。

 

如果是你,到现在该怎么办?

 

最后事情还是解决了,宝宝把尿尿自己擦掉了。

你问我怎么擦掉的?

相信此时你已经明白了。

 

最开始的几下还比较重,在屁股上,甚至可以看到红色的手印。

当时就很心疼,现在回想起来也心疼。

如果按照书上的理论,我的做法无疑是错的,但书上的理论往往和现实情况是有出入的。

目的是达成了,但宝宝擦掉尿尿也不是自愿,是被迫。

 

在教育问题上,我一直主张不打孩子,之前因为孩子妈妈打孩子的问题争执过,

但今天我无疑是给孩子的妈妈做了一次是示范,以后我也再没底气了。

 

一直感觉比较懊悔和无助,不知道该怎么做,当时情况进不了,也退不了,也不能卡住不动,

但反思复盘是一定要有的,所以写了这篇文章。

 

明天的时候,我会找一个机会,再和宝宝聊聊,把事情说清楚,也应该向她道歉。

 


你的孩子

 纪伯伦

你的孩子不属于你,他们是生命的渴望,是生命自己的儿女。

今由你生,与你相伴,却有自己独立的轨迹。

 

给他们爱而不是你的意志,孩子有自己的肩臂;

给她一个栖息的家,不要把他的精神关闭,他们的灵魂属于明日世界,你无从闯入,梦中寻访也将被拒。

 

让自己变得像一个孩子吧,不要让孩子成为你的复制。

昨天已经过去了,生命向前奔涌无法回头,川流不息。

 

你是生命之弓,孩子是生命之始,幸福而谦卑地弯身吧!

把御剑般的孩子射向远方,送往无际的未来,爱是孩子的飞翔,也是你将近沉稳的姿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